天天电玩城官方唯一
 本院动态

致敬医师节!江门市中心医院的“十二时辰”登上学习强国!

时间: 2019-08-21     来源: 江门市中心医院    编辑: 中心医院

?

致敬医师节

江门医生完美抢镜

《医院“十二时辰?#20445;?#26172;夜往复来医者尚未歇》

登上了学习强国的广东学习平台!

?

中国古代劳动人民

把一天划分为十二时辰

以知日夜,晓晨昏

十二时辰,时序分明

?#26216;?#20102;古人对天地万物的洞悉与感知

?

2019819日是第二个“中国医师节”

你可知道

医生们的十二时辰是怎样度过的?

?

十二时辰是周而复始的轮回

?

对医院而言,则是生生不息的关乎“爱”的接力。在第二届“中国医师节”来临之际,江门日报记者蹲点江门市中心医院,记录下该院医者的“十二时辰?#20445;?#36824;原奋战在一线的医生是如何与时间赛跑,抢救患者生命。

?

接下来,小编带你来看看

属于医护人员的十二时辰??

?

1

夜半,又名子夜、中夜,乃十二时辰的第一个时辰,夜色最深重之时。

?

急诊科

?

23点,漫长的一天即将过去,?#28304;?#37096;分人来说,这一天马上要结束了。但在这,医护们却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,应对随时可能来的救护车以及随时可能开始的忙碌。

?

?

42岁的李国明,急诊科副主任医师,从医18年。他所在的急诊科,是五邑地区急危重病的?#26412;?#20013;心,也是市临床重点专科,年急诊人?#26410;?span lang="EN-US">28万多,日急诊近800人次。

?

这个晚上,轮到他值夜班。此时,呼啸而至的救护车,送来了一?#24739;?#38656;抢救的病人。这是位有扩张型心肌病病史的患者,和朋友聚餐时,突然晕厥。为了保证患者的气道通畅、纠正严重的缺氧,李国明立刻对其进行气管插管术,并行呼吸机辅助通气。由于患者急性肺水肿,气道内充满了粉红色泡沫痰,在插管的一瞬间,大量的分泌物喷射而出,直接溅到了李国明的衣服和眼镜上,但他已无暇顾。最终,在医护的奋力抢救下,患者得救了。

?

“这仅仅是我们日常工作的一个缩影。”李国明说,在急诊科,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,突发?#24405;?#27704;远是只有想不到没有见不到!

?

1

鸡鸣,或曰荒鸡。夜达四更,天慢慢变亮,但仍然属于黑夜。『鸡鸣』一词作时间使用,源于?#27934;?#31179;左传正义》中『鸡鸣而?#24120;?#21807;命是听』。

神经内科

夜深人静,已是城市熟睡之时。但对神经内科主治医师章敏来说,又将迎来一个不眠之夜。

?

此时的他,正和其他几位同事一起做着一台急诊介入手术。患者67岁,突然出现头晕、言语困难、肢体乏力等症状,急诊入院后,被确诊为急性缺血性脑中风。

?

“抢救需要争分夺秒,否则,很容?#23376;?#21709;预后和生存质量。”从医14年的章敏说。球囊扩张、支架取栓、球囊扩张、支架植入……一切都在有条不稳的进?#23567;?#32463;过3小时的奋战,患者终于转危为?#30149;?#31456;敏和同事走下手术台,脱下用于防辐射的近30斤重的铅衣,后背汗湿一片。

?

在神经内科,60%以上的病人是脑血管病患者。当晚负责收治病人的主治医师温清艳说,脑血管病具有高发病率、高病死率、高致残率、高复发率的特点,脑血管疾病的治疗就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。医生快一秒行动,患者就多一分安全。

?

1

平旦,又称黎明、日旦,为太阳露出地平线之前,天刚蒙蒙亮。此时,人们也渐从睡梦中清醒。

?

四肢关节?#24378;?/span>

此刻正值昼夜交替之际,无影灯下,一台急诊手术正在进?#23567;?/span>

?

一位40岁的?#34892;?#24739;者,因为外?#35828;?#33268;第一指疼痛,流血3小时,急诊入院。四肢关节?#24378;?#20027;治医师罗裕强正和同事一起,对该患者进行左侧第一指外伤清创缝合、神经肌腱探查修复、克氏针固定术。1.5个小时后,手术顺利结束,病人被送回病房。

?

从前一天早上800,到现在,这是罗裕强做的第四台手术。作为一名?#24378;?#21307;生,每天,要面对的都是血淋淋的机械创伤、外伤患者,近距离接触患者血液、体液,因此,受传染的风险大大增加。此外,大多数的手术都是微创,要在射线环境下进行,这就意?#36466;牛?#22312;手术中,医生将要接受更多的辐射。尽管如此,罗裕强依旧选择坚守,“我是医生,病人是把命交给我,只要有需要,我就必须坚守自己的岗位上。”

1

日出,亦称破晓、日晞,指太阳升出地平线之时,光耀大地。日出一词最初见于《诗经·桧风·羔裘》:『日出有曜,羔裘如濡。』

?

产科

?

“深吸一口气用力,很好,换气再来一?#21361;?#23453;宝头出来了……”伴着响亮的哭声,一个小生命降临了。

?

?

这是515分的产房,在产科住院总医师潘翠娇的协作下,助产士又迎接了一个新生命的到来。作为一名住院总医师,潘翠娇要24小时在医院候命,必须随叫随到。

?

“我?#24378;?#26159;省、市临床重点专科,也是市急危重症孕产妇抢救中心,在这工作,‘玩的就是心跳’。”潘翠娇说,新生命来敲门从来都不分昼夜,不定时的手术常发生在8小时工作制之外。像刚刚那位顺产的产妇,由于宝宝是早产儿,必须做好充分评估,时刻观察,一旦出现突发,就要紧急处理。

?

虽然产科的工作风险高,压力大,但潘翠娇还是选择了坚守,“当小生命平安降临的那一刻,你会觉得再苦再累也值得,这是我们的使命,也是最让我们感到幸福的事。”

1

食时,亦称早食、宴食。这一时?#21361;?#27491;是古人吃早饭的时候。早在《礼记》中便已出现了。如:?#27735;?#21531;子仕则不稼,田则不渔,食时不力珍,大夫不坐羊,士不坐犬。』

?

呼吸内科

?

人的生命中,最重要的三项就是呼吸、循环、中枢。黄艳?#20197;?#21644;“呼吸”这件事打交道29年。

?

?

745分,身为呼吸内科主任、主任医师的她,已经到达医院,换上了白大褂。早交班、?#33268;?#30149;情、查房、巡视重症患者……新一轮紧张有序的工作将正式拉开序幕。

?

“今天感觉怎么样?更舒服些了吗?”每个患者的情况,黄艳芬都要询?#26159;?#26970;。查完房后,她又脚步匆匆地回到办公室,刚要开医嘱,门口已有病人前来问诊。送走完病人,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又有电话打进来。

?

为了不让病人久等,黄艳?#20197;?#24050;练就了一套过硬的“憋尿功”和“耐旱功”。她笑说,工作是一?#20013;?#34892;,在付出,也在收获。

?

1

隅中,也叫做日禺。此时临近中午,大雾散去,艳阳当空。

?

药学部

?

上午900的江门市中心医院,人来人往。面对日均7000多处方量,该院药学部的药师们,每人每日负责调剂500多张处方。

?

?

蓝秀英,药学部副主任药师,从医28年。“取药一般是就诊的最后一个环节,为了减少病人等候的时间,‘挎着小筐到处跑’已是药师日常工作的写照。”蓝秀英说,忙起来的时候,连?#20154;?#19978;?#35789;?#38388;的时间都没?#23567;?/span>

?

智慧药?#31185;?#29992;?#38498;螅?#33647;房工作的重点由原来的匆忙找药,变成有条不紊地补充药品。但争分夺秒依旧是工作的常态,蓝秀英说,我们的速度快一点,患者等候的时间就短一点。

?

为了方便患者取药,药学部设立值班制度,24小时不间断服务,365天全年无休。千百次抬手间,每位药师送出的不仅是药,更是缓解患者焦急?#21364;?#30340;?#24378;?#23450;心丸。

1

日中,又名日正。这时太阳行至中天,烈日当头。《易·系辞下》记载:『日中为市,致天?#36718;?#27665;,聚天?#36718;?#36135;,交易而退,各得其所。』

?

眼科

日中时刻,阳光正烈。1100的眼科门诊,候诊患者依旧排着长龙,一张张面孔焦急地探向诊室。

?

?

石?#22659;桑?#30524;科副主任医师,从医16年。今天上午,正好是他出门诊的日子。从早上800,到现在,他已经看了40个病人。检查视力、观察眼?#20303;?#29616;场分析……?#28304;?#27599;一名患者,他都不厌其烦地解答疑惑。石?#22659;?#35828;,眼科手术要在在?#26412;?#20026;24毫米的眼球上精雕细琢,来不得半点含糊,必须让患者充分了解自身情况。

?

这周,他要值一次28小时的夜班,下完夜班后,若遇到门诊时间,或是?#21413;?#25163;术,还要继续加班。尽管如此,但他仍然乐在其中,“所有付出,所有的?#37327;啵?#22312;病人重见光明那一刻都得到了回报。”

1

日昳,又名日央、日?#39057;取?#22826;阳偏西,以中天为界,这时的太阳与隅中相对。『昳』,《说文》释为『日昃?[zè ]?#30149;!弧?#26115;,日在西方时,侧?#30149;!?/span>

?

肾内科血透中心

1330,肾内科血透中心——这是医院最安?#30149;?#26368;神秘的角落,没有门诊大厅的人声鼎沸,没有急诊科室的步履匆匆,有的只是说话轻声细语的医护人员,备受病痛折磨却仍然积极向上的患者。

?

?

罗明乾,肾内科副主任医师,从医14年。此刻,他正和护士全程监测着来做血透的病人。“病人吃多了或喝多了,很容易出现重度高钾血症或急性左心衰,严重的时候会出?#20013;?#36339;骤停,需要马上进行心肺复苏来挽救生命。”罗明乾说道。

为了给更多的患者提供服务,血透中心实行6天半的工作制,早上730上班,2400下班。“工作忙、压力大、休息时间少,已是工作常态,一切为了病人的需要。”罗明乾说,由于肾友长年累月地在血透中心做透析,在这里,医护和病人早已不是亲人胜似亲人。

1

晡时,或曰夕食、馎[bó]时,是古时汉人吃第二顿饭的时段。古时『晡』与『馎』相通。

康复科

?

1500的康复医学科,忙碌而有序。如果说,抢救是让人活下来,而康复则是让人更体面地活下去。

?

?

胡荣亮,康复医学科主任,从医12年。从上班的那一刻起,他很少有坐着的时候。看诊过程中,他或是蹲着、或者站着、或者举手抬脚,为病人按摩、拉伸、做各?#36136;?#33539;动作。

?

“环绕你的肩关节活动?#30452;郟?#21160;作幅度逐渐从小到大,注意不能有明显痛感……”这是胡荣亮对肩关节受伤患者开出的“运动处方”。

?

在康复医学科,许多患者都需要长期接受治疗。“我们面对的是一群经历各种疾病后的功能?#20064;?#24739;者。”胡荣?#20102;擔?#20182;们更需要来自医护工作者的关爱和鼓励。

?

重建生活为本,?#24378;?#22797;医学科作业治疗的重要理念。胡荣?#20102;擔?#25105;们最大的希望就是通过康复训练,使患者的功能?#20064;?#24674;复到最佳水平,让患者生活质量不仅?#23567;?#38271;度?#20445;?#26356;?#23567;?#23485;度”。

1

日入,又叫日没、日沉。这时,夕阳西下。?#36466;?#23376;·让王》中有:『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。』之语。

神经外科

?

1800,日渐西沉,云兴霞蔚。此时的神经外科,仍属于加班时间。

?

在医学领域,神经外科堪称“塔尖”学科。在神经血管密布的脑子里动刀,对于医生来说,永远都是一?#26410;?#36234;生死的挑战。

?

彭逸龙,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,从医13年。再过十分钟,他就要为一位?#21413;?#30340;?#26352;?#27700;患者进?#24515;?#23460;镜下孤立颞角支架植入术。术前,他?#35328;?#29992;三维重建?#38469;酰?#37325;建脑室,了解粘连位置,使用虚拟内镜?#38469;?#27169;拟手术操作,选择支架的放置位置。

?

“医生一?#36466;櫻?#30149;人一辈子。”彭逸龙说,神经外科的手术,对精细程度要求极高,误差必须精确到毫?#20303;?#22240;为精?#31119;?#25163;术花费的时间也是比较长的。遇上高难手术,奋斗到后半夜也不是什么稀奇事。

?

虽然累,但彭逸龙一直为自己的职?#21040;?#20658;,“没有什么?#26579;人?#25206;伤,更让人有成就感了。”

黄昏,亦称日暮、日夕,指夕阳沉没,万物朦胧,一更欲黑而未黑。

?

心血管内科

?

2030分,心血管内科的导管室内,灯火通明,伴随着?#26410;?#20316;响的心电监护仪,该科主任医师任强双眼紧盯血管造影机和心脏三维标测仪。此时,造影剂在患者体内显影,心脏的血管清晰呈现,他灵活的手指下,电极顺着患者的左肩,“途径”腋静脉、锁骨下静脉、上腔静脉、右心房,最后缓缓穿入?#26412;?#19981;到3毫米的冠状静脉,接下来的两个小时,它将在医生的操纵下在心脏里游走,建立心脏的三维模型。

?

黄色信号灯不时亮起,提示着这根电极的“旅?#23613;?#20840;程需要X射线的指示与导航。为了?#20540;?#36752;射,任强必须全程穿着20多斤重的铅衣,同时承受着高温、闷热,在毫厘之间精细作业。

导管室外,已工作了10个小时的心血管内科住院医师?#36234;?#25996;正稍作休息,为下一场手术做?#24613;浮U越?#25996;说,在心血管内科,工作是不分昼夜,手术通常是?#24503;?#25112;,大家轮流上台。最高峰的时候,他所在的小组,从早上800,一直工作到第二天凌晨6点,在22个小时里做了31台手术。这感觉,只能用酸爽来形容。

1

?

人定,也叫定昏、夤[yín]夜,乃一昼夜中十二时的最末一个时辰,二更夜已深,该安歇入眠。人定即人静,《孔雀东南飞》?#23567;?#22852;奄黄昏后,寂寂人定初。』的诗句。

?

ICU

?

夜幕笼罩大地,一天即将结束,而ICU(重症监护室)的工作还在继续。这是一个离?#21171;?#26368;近的地方,也是一个离希望最近的地方。这儿是救治病人的最后一道防线,通宵工作已是ICU医护的工作常态。

?

王浩渊,ICU副主任医师,从医11年。此时,正好转来一位因感染性休克引起机体多个脏器功能不全的病人。面对危在旦夕的患者,王浩渊和其他医护迅速为其进行深静脉穿刺、快速补?#20309;?#25345;血压、气管插管、呼吸机辅助呼吸……。经过一番忙碌后,患者生命体征趋于平?#21462;?/span>

“在ICU,睡一个安稳觉永远是种奢侈。”王浩渊说,最高记录是一个晚上收治了6个病人,基本一晚没合眼。偶尔碰上?#20197;?#26085;,一夜没事,反倒不习惯了。

?

尽管工作?#37327;啵?#20294;王浩渊无怨无悔。他说,?#39336;?#20061;死一生的病人从死神手中拉回来,很有成就感,这也是自己坚持下去的动力。

从清晨到夜幕

江门的十二时辰

每个时辰都有不同的人生

却都有着24小时的温度

“凡大医治病,必当安神定志,无欲无求,先发大慈恻隐之心,?#33041;?#26222;救含灵之苦……勿避险巇、昼夜寒暑、饥渴疲劳,一心赴救,无作功夫形迹之心。如此可为苍生大医。”

——孙思邈

这个牌子的衣服不是谁?#21363;?#30340;起

它的价值不是钱,而是青春

医生 头顶光环的职业

但是光照不到的地方

就是黑暗所在

当他们拿到刚够温饱的工资

当他们熬过一个又一个长夜

当他们被赋予职责使命和希望

也被赋予质疑 讥讽和危险

究竟 为何选择学医呢

也许 是年少时美丽冲动

或许 是一时的不知所措

或许是家人的苦口婆心

或许 是内心对白大褂的炙热

医学路 这条路

选择了 便是健康所系

开始了 就是性命相托

黑夜中走过的路,将引他们走向光明

因为他们能抓住那道名字?#23567;?#29983;”的光亮

漫漫行医路 苦而艰辛

每天都在与病魔不停奋战

他们总有一台又一台的手术

却连喝一口水的时间都没有

只能在每一台手术的间隙

见缝插针地去休息

这是他们工作的日常

尽管每天工作连轴转

却依旧?#38505;?#20005;谨

不敢有一?#30475;?#24847;

因为他们知道

理解和尊重

是医师节给医生最好的礼物

致敬平凡而伟大的医师们

愿岁月不曾磨灭你们作为医者的初心

愿你们所有的付出都能有感恩回报

愿你?#24378;?#28165;生活的本质却依旧热爱生活

愿你们被这个世界温柔?#28304;?/span>

就像你们曾经温柔?#28304;?#25105;们一样

?

来源:综合整理自江门日报、人民日报、学习强国

天天电玩城官方唯一 中国七星彩开奖现场直播 赚钱棋牌手游排行榜 广东11选5技巧之心得体会 河南11选5中奖奖金多少钱 黄金城棋牌最新版本下载 南通棋牌公众号 中国福利彩票开奖查询 这期福彩中奖号码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结论 股票分析软件推荐